拉链企业免费展示宣传

专职律师与其它单位签订的劳动合同是否有效?

近期,湖南省司法厅注销近千名律师的律师执业证的消息在圈子里刷屏了,起因是湖南省司法厅7月16日发布了《关于在律师队伍中开展违规兼职等行为专项清理活动的通知》。

对违规兼职律师的清理,更早可以追溯到司法部办公厅6月18日发布的《关于在律师队伍中开展违规兼职等行为专项清理活动的通知》(司办通[2020]63号),明确了专职律师违规兼职的清理范围:

主要包括专职律师在执业期间担任党政机关、人民团体、事业单位、社会团体在编工作人员(兼职律师除外);担任企业的法定代表人、董事(不含外部独立董事)、监事(不含外部独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或者员工;与律师事务所以外的其他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或形成劳动关系的;在律师事务所以外的其他单位参加全日制工作的(律师事务所接受委托并指派本所律师到相关单位提供法律服务的除外)。

根据上述文件,专职律师不能与律师事务所以外的其它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或形成劳动关系,如果违背将被注销律师执业证书。

韩非讼查了一下禁止专职律师兼职的依据,为《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四十七条第二款:

律师在从业期间应当专职执业,但兼职律师或者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

但《律师执业管理办法》只是部门规章,并非法律或者行政法规,不影响劳动合同的效力。因为《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第三款规定:

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

并未查到禁止专职律师兼职的相关法律法规,在司法实践中引用的比较多的就是《律师法》第十条:

律师只能在一个律师事务所执业。

这一条是否能理解为专职律师不能兼职,不同法院有不同的观点,从而导致了对专职律师与其他单位签订劳动合同效力裁判结果的不同。检索如下:

劳动合同有效的案例

(2019)川民申4286号

关于本案劳动合同效力问题。本案一、二审诉讼中,双方当事人均未就案涉劳动合同效力产生争议,仅对2017年度年终绩效工资的发放标准存在争议。双方当事人于2015年签订的为期三年的劳动合同系双方的真实意思表示,内容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应为合法有效。

蒙顶山茶叶交易所有限公司申请再审认为,陈升涛在入职时故意隐瞒其具有的律师身份,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十条关于律师只能在一个律师事务所执业的强制性规定,因此本案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无效。对此,本院认为,

一方面《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十条规定内容并非适用有律师执业证人员与企业建立劳动合同的情形,且该条规定也并非认定劳动合同效力的强制性规定;

另一方面,本院审查查明,蒙顶山茶叶交易所有限公司在网上公开的2015年招聘启事中,对法律事务岗位明确要求需“具有律师执业证”,而陈升涛应聘入职的最初岗位正是法律审计部副总经理。

故蒙顶山茶叶交易所有限公司关于本案劳动合同无效,其与陈升涛之间不存在劳动合同关系的再审申请理由不能成立。

(2017)粤民申9200号

本案争议焦点为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何种法律关系以及相关合同的效力。

关于双方当事人之间存在何种法律关系的问题。民事法律关系是基于民事法律事实而形成的社会关系,虽然任万龙起诉时主张双方当事人之间是法律顾问聘用关系而非劳动关系,奥特迅公司也认为双方不构成劳动关系,但双方之间究竟属于何种法律关系,除考虑双方的陈述外,还应结合法律行为和法律事实作出判断。

根据双方确认的考勤记录,任万龙在工作日需在奥特迅公司打卡上班考勤,出勤时间与正常上班时间相同,任万龙接受奥特迅公司的管理,为公司办理法律事务,奥特迅公司则每月向任万龙支付相对固定的劳动报酬,上述特征符合《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劳社部发[2005]12号)第一条所规定的条件,二审判决认为任万龙与奥特迅公司之间属于劳动关系,符合客观事实。

双方之间既存在劳动关系,则双方之间的劳动合同是否有效?本院分析如下:

劳动合同无效的事由载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以下简称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该条规定,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用人单位免除自己的责任、排除劳动者权利的,或者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劳动合同无效。对照本案,任万龙在与奥特迅公司建立劳动关系时,没有向奥特迅公司隐瞒自己的律师身份。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十条规定律师只能在一个律师事务所执业,并没有禁止律师在一个律师事务所执业的同时,为律师事务所以外的其他用人单位提供劳动。

《律师执业管理办法》(以下简称《办法》)虽然规定专职律师在从业期间应当专职执业,但《办法》属于部门规章,并非法律或者行政法规,故当事人之间的劳动合同不因违反《办法》而无效。除此之外,双方的劳动合同不存在劳动合同法规定的其他无效事由,故应为有效合同。任万龙根据有效的劳动合同向奥特迅公司主张合法权利,二审法院予以支持,符合法律规定。本院(2015)粤高法民申字第224号案件中劳动者入职时隐瞒律师身份,存在过错,与本案事实不同。律师行业协会对专职律师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进行处罚,属于行业管理行为,法院不作干涉。

劳动合同无效的案例

(2018)京民再89号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和《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的规定,律师只能在一个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在从业期间应当专职执业,但兼职律师或者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高等院校、科研机构中从事法学教育、研究工作的人员,符合法律规定条件的,经所在单位同意,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可以申请兼职律师。

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根据本案再审查明事实,本案被申请人李浩是专职律师,其与博野公司签订劳动合同,违反了律师应当专职执业的强制性规定,因此劳动合同中涉及双方建立劳动关系的部分应为无效,双方之间纠纷可以按照劳务关系处理。

(2015)粤高法民申字第224号

本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合同法》第二十六条规定:“下列劳动合同无效或者部分无效:(一)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或者变更劳动合同的;(二)用人单位免除自己的法定责任、排除劳动者权利的;(三)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的。对劳动合同的无效或者部分无效有争议的,由劳动争议仲裁机构或者人民法院确认。”

《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十条规定:“律师只能在一个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变更执业机构的,应当申请换发律师执业证书。律师执业不受地域限制。”

《律师执业管理办法》第四十条规定:“律师只能在一个律师事务所执业。律师在从业期间应当专职执业,但兼职律师或者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律师执业,应当遵守所在律师事务所的执业管理制度,接受律师事务所的指导和监督,参加律师执业年度考核。”

本案中,张永明作为专职律师,应当知道其依法不能另行兼职,但其却隐瞒身为专职律师的事实而入职古源液酒业公司,故双方之间的劳动关系依法无效。

当然,还有些律师以不同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比如:

律师太惨了,和律所不存在劳动关系,又不允许与其他单位建立劳动关系,没有案源的律师只有摆摆地摊维持生活了。

专职的律师不能兼职其他工作,其他工作的人员反倒可以兼职律师,律师门槛低还是被歧视啊?

律师与律所既然不存在劳动关系,那么律师不应被律所管理,同理不应限制律师与其他单位建立劳动关系。

《律师法》并未禁止专职律师兼职,同时《劳动合同法》第39条第一款第4项规定:劳动者同时与其他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对成本单位的工作任务造成严重影响,或者经用人单位提出,拒不改正的。用人单位可以解除劳动合同。和《关于非全日制用工若干问题的意见》([2003]12号)规定:从事非全日制工作的劳动者,可以与一个或一个以上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都是认可双重劳动关系的,因此《律师执业管理办法 》关于律师在从业期间应当专职执业的规定没有法律依据。


文章来源自:韩非讼

免责申明: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或网友自主投稿编辑整理,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其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平台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您(单位或个人)认为本平台某部分内容有侵权嫌疑,敬请立即通知我们,我们将第一时间予以更改或删除。